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86|回复: 0

崇洋媚外?不少中国女性选择海外选精生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1 15: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年前,中国大约有3000万对夫妇饱受无法生育的困扰,在适龄夫妇中,不孕不育的平均发病率在10%至15%之间,目前,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在一路攀升……

  然而,对于中国那些有生育意愿的人群来说,由于政策与法律上的一些障碍,精子库的存在可能只是望梅止渴。

  供大于求与“精荒”同时存在

  当下,受晚婚、食品健康问题、生活快节奏与长期加班等因素的影响,尽管还没有更新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中国的生意专家都感觉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在一路攀升。

  男性原因致使不育存在多种情况,此时,便是人类精子库里那些0.5ml一小管的冷冻精液登场的时候。北京《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第一个人类精子库的成立可以追溯至1960年代的美国。大概20年后,中国的人类精子库开始在湖南、北京等省市落地。根据中国的规定,中国的人类精子库严防商业化。

  目前,中国经批准设立了26家精子库。它们的存在为那些男方罹患无精、弱精症的家庭提供了实现生育愿望的可能。这些机构中,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下称北医三院)的辅助生殖技术在中国位列前茅。

  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姜辉依然感受到运营精子库的压力。精子库对每位捐赠者的投入大约在1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包括5000多元的捐赠补贴以及染色体、性病、精液等各项检查的费用,更不必说场地、人员这些开销;而精子库的运营模式非常单一,由于宣传不足等原因,能直接带来收入的自精保存数量极其有限。以该院精子库为例,这里1年能采集1万多份精子,自精保存的人数却不到200人,比例极其有限,美国精子银行这一比例高达80%。

  自精保存是指,为那些暂时不想生孩子,或者从事高危险职业,化疗、放疗损害精子之类的人群做生育力保存。雪上加霜的是,为避免近亲婚配和社会伦理隐患,中国一位捐赠者的精子最多只能使五个女性怀孕,欧美国家则宽松得多,比如,美国同一个精源可以供生育25个婴儿。中国这一严苛标准意味着每份精子的成本更为高昂。



山西省人类精子库的工作人员进行作业。

  与人们普遍担忧的“精荒”大相径庭的是,精子库所储藏的精子实际上是“供大于求”。2016年,当时全国24家精子库共保存了20万份精子,实际出库的只有一半;2017年冷冻的19万份精子中,只有9万份投入使用。

  尽管精子库眼下不存在“精荒”问题,但精子来源也确实不容乐观。一方面,5000多元的补助用来募集志愿者愈加困难。姜辉说,“以前给大学生5000块钱,他觉得是很大一笔钱。现在为了这点钱前后要跑十来趟,他们都不愿意来了。”另一方面,合格的捐献者入选率也在逐年下降。仅以湖南省为例,据统计,捐献者合格率已从2006年的46%下降至2015年18%。

  另据人民网今年2月报道,需要说明的是,捐精不合格并不等于生育能力低下。安徽医科大学精子库负责人贺小进介绍,精子库筛查的标准远高于一般的孕前筛查标准。

  “以精子浓度作为衡量标准,一般满足正常生育的标准是1500万/ml,而精子库则需要达到6000万/ml才符合捐精条件。”贺小进举了个例子,如果精子质量满分100分,60分的精子可以正常生育,但想要捐赠必须达到90分。

  海外选精生子路阻且长

  当中国精子库供大于求时,一些新女性却在赴海外选精生子。

  《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这些人多是世界500强公司的高管,或是某些互联网巨头的高级白领,尚未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却已快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段。她们到海外选精生子,可选的基因都堪称优良,“一位长相酷似迪拜王子哈曼丹,头发乌黑,鼻梁高挺,目光深邃;一位是美国前海军陆战队成员,拥有MBA、法学博士学位。”

  赴海外选精生子的背后,是中国单身女性在中国使用辅助生殖技术的现实藩篱。现行法律政策对单身女性生育权利的限制,不仅为她们获取精子设置了障碍,即便她们绕开中国的法律流程,从境外购买精子怀孕,非婚生育行为依旧在中国面临诸多限制。例如,依据各省生育条例,不按照传统婚姻登记手续生育子女的当事人常面临各式的限制和惩罚措施等。

  一些国家人们普遍推迟婚育年龄以致无法生育、对女同性恋和单身女性生育权的逐渐认可与合法化等因素推动了精子库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加。但各国政策仍有区别。美国在捐赠者的报酬方面没有限制,但是大多数欧洲国家只能补偿志愿者耗费的成本;中国与法国不允许单身女性和女同性恋进行供精辅助受孕,而丹麦与美国则无此限制。



山西省人类精子库医务人员检测捐精者的精液。

  单身女性与女同性恋夫妻的生育需求,与一些国家对这类非传统婚姻形式的生育规定限制,让丹麦的Cryos等国际商业化精子银行找到了市场空间——感谢互联网、干冰技术与全球快递运输公司,买家可以直接在网络上下单,并运输至当地的生殖中心。Cryos创始人Ole Schou说他的精子库也有中国买家,不过,由于严格的监管制度,尽管她们可以网上下单,但只能将精子运输在临近的国家,如柬埔寨、新加坡的诊所,她们在这些国家接受受孕治疗,再返华生育。

  “我准备好去做试管(婴儿)了。那么多精子库,随便挑就是。”一位显然是海外精子库潜在买家的网民说,但是她的经济实力也不容小觑:“我在二线省会城市有四套房子,加起来600多平方米,还有不少于15万美元的流动资金。”但对于绝大多数女性来说,除了需要跨越法律的门槛,又有多少女性拥有这样的物质条件去海外选精?

  “认可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已成世界趋势。但要在中国实现显然还需漫长过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忆南说,技术的进步完全可能创造出一种新型家庭结构,不能因惧怕改变就拒绝承认非传统生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10-22 23:5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